玉镯心只能做什么牌?两位玉雕大师巧手将兰心做成花木兰

  • 玉镯心只能做什么牌?两位玉雕大师巧手将兰心做成花木兰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玻璃种翡翠
摘要

玻璃种雪花棉翡翠镯心,可以雕什么?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似夜幕降临的北国,这起莹通透的细腻肉质,配得上它的必然是驰骋沙场的英豪。“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玻璃种雪花棉翡翠镯心,可以雕什么?

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似夜幕降临的北国,

这起莹通透的细腻肉质,配得上它的必然是驰骋沙场的英豪。

玉镯心只能做什么牌?两位玉雕大师巧手将兰心做成花木兰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燕地刺客荆轲;

千场纵博家仍富,几处报仇身不死的豪侠张良;

雪夜袭蔡州,为国平叛乱的节度使李愬;

风雪山神庙,霜花骏马嘶的豹子头林冲,等等都是不错的选择。

但是,他们的故事,切题却不精彩。

精彩的作品,构思一定是出人意料的,

料子不一定是极品,创意一定要惊人。

对庄翡翠直播间,林梓楠、许群豪为翠友们讲解了他们的创意。

他们决定雕代父从军、保家卫国的花木兰。

不仅要雕出花木兰的人生,

还要用最符合花木兰身份的方式,展示出她的人生转折。

第一次女扮男装要照铜镜,最后一次卸下戎装,也要照铜镜。

她在凝视铜镜时,铜镜也在凝视着她。

花木兰看似被动,实则是主动选择自己的命运

无论古代还是现代,哪个女孩子不想梳妆打扮,吃喝玩乐,好好地享受人生?不去过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过好日子,非要上战场抛头颅洒热血?摆在面前的琴棋书画,针织女红不爱,非爱看刀刀见红、人头滚滚的残酷场面?

玉镯心只能做什么牌?两位玉雕大师巧手将兰心做成花木兰
如果花木兰不用去的话,不管她长得多么像个男孩,她都不想轻易地走上战场,与家人告别十多年。她代表父亲参军有三个原因。首先,她知道她年老受伤的父亲会死在战场上。第二,姐姐就像母亲。她想站起来保护她的弟弟。第三,她自信,在漫长的战争生涯中,她不仅能救死扶伤,立功立功,而且处处小心掩盖自己的女性身份,用行动证明“谁说女人不如男人”。

玉镯心只能做什么牌?两位玉雕大师巧手将兰心做成花木兰
不让父亲再上战场,是人伦

父母养育之恩,此生难忘。尤其是重视儒家伦理的古代,父亲是一家之主,如家庭的顶梁柱,顶梁柱倒了家就没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花木兰以一届女流之身,换取父亲的性命,使父母团聚,是孝;让父亲安心在家养病,是仁;女扮男装瞒过兵官是智;为国赴汤蹈火,是忠;杀敌身先士卒,是义。忠孝仁义智集于一身,胜过多少男子。

保护年幼的弟弟,是亲情

花木兰代父从军时,年幼的弟弟尚未满十岁。战场是真正的修罗场,两军对垒,生死较量,不会因为你是孩子而区别对待。自小弓马娴熟胜男儿的花木兰,比幼弟上战场,活下来的概率更大,为亲情上刀山下火海,成为她最终的选择。

玉镯心只能做什么牌?两位玉雕大师巧手将兰心做成花木兰
所以当两位玉雕师想到花木兰题材时,觉得料子是玻璃种,通透度特别好,便萌发了一个奇想,两面都分别只呈现花木兰作为男儿身、女儿身的半边脸,利用料子的通透性,从正面看亦可直接看到背面的设计,结合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花木兰形象,既有丰富的想象空间,又极具创意!这是人性的两面,是亲情的两面,更是责任的两面。

保护家乡,建功立业,是责任

古代的君臣关系是高于家庭关系的。花木兰父亲为国家牺牲家庭幸福,花木兰继承他的衣钵,也会国家牺牲家庭幸福。战争结束后放弃官职,回家团聚的做法,更是忠贞高洁,尤其在战乱频繁,大多数人信奉实用至上的时代,更显珍贵。

恢复女儿身,与家人团圆,是人性

花木兰付出一切,最终放弃官身,恢复女儿身跟家人生活在一起,是花木兰人性的一面。不知道她对着铜镜换上女儿服装时,内心有何感想,军旅生活的点滴回忆,此刻是否会涌上心头?

玉镯心只能做什么牌?两位玉雕大师巧手将兰心做成花木兰
玉雕师通过铜镜的设计,很好地处理了花木兰这一心境。作品两面分别以手中剑、手中簪来表现木兰的两个身份,握着长剑的木兰体现了作为祖国的将士在沙场上英勇杀敌,英姿飒爽意气风发的铁骨情怀;手拿发簪的木兰既体现了她作为一个女子亦向往其他普通女孩子精致打扮、平平淡淡的生活,又体现了木兰的柔情。作品也通过这种表现形式来歌颂如花木兰这般的巾帼英雄。

《花木兰》作品的艺术创意

据林梓楠、许群豪老师介绍,这件作品的亮点之一,是玉雕上的这根中轴线,是整个作品的灵魂。中轴线把作品的构图分割成两面,展示出一刚一柔两种不同的情绪,一面表达花木兰荣归故里之后重现女儿身“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的场面,一面做花木兰替父从军沙场征战“朔气传金柝, 寒光照铁衣”的英姿,让作品最终呈现出对立统一的美学效果。

玉镯心只能做什么牌?两位玉雕大师巧手将兰心做成花木兰
作品的亮点之二,是古铜镜的造型设计,女装的一面,镜子边缘饰以柔情的环绕式神兽纹和飞舞的祥云,代表花木兰回归家庭的安详和温柔的内心;戎装的一面,镜子边缘饰以雷纹和纷飞的战火,代表花木兰坚毅的意志和豪迈的性格。

定制过程中两位老师都极度认真,一雕一琢都精心雕刻、精益求精,作品起货之后对庄翡翠的翠友也非常满意。在选料,设计,动工,雕刻过程中,翠友与玉雕师都保持着充分的沟通,最终成就了这么一件独一无二、又极具纪念意义的个人收藏作品!